top of page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 Les Cabinotiers 閣樓工匠 Malte 鏤雕陀飛輪 Tribute to Haussmannian style 腕錶




  • 秉承著與生俱來的前瞻性視野,江詩丹頓全新推出閣樓工匠「」主題時計作品,在追尋品牌風格與匠心的征途中,翻開了探索寰宇奧秘、足跡遍佈世界的旅行篇章。其中,閣樓工匠鏤雕陀飛輪腕錶將視線投向歐洲,聚焦品牌自1820年代以來與巴黎結下的不解之緣


  • 此枚獨一無二臻品時計傑作以精美絕倫的手工雕刻工藝,於製錶細節上奏鳴時計美學的藝術旋律,傳神呼應19世紀中葉奥斯曼男爵(Baron Haussmann)在有「光之城」美譽的巴黎主持開展的大規模城市規劃專案,與巴黎的建築風貌互相輝映,致意跨越時空的不朽之美


  • 腕錶搭載品牌自製2790 SQ機芯,以極致纖薄傲視群雄,整體鏤雕和手工雕刻裝飾盡顯非凡工藝水準,搭配陀飛輪裝置,並具備日期和動力儲存顯示功能,全方位展現品牌極致精湛的製錶技藝


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以「Récits de Voyages」為主題,全新推出各限量一枚的時計新作,將品牌拓展事業版圖的征程史詩娓娓道來。在這一追尋文化與藝術靈感的探索之旅中,江詩丹頓足跡遍佈歐洲大陸,直抵巴黎,並為這座「光之城」輝宏的建築風貌所折服。事實上,早在19世紀初,江詩丹頓便在這裡開設代理點,與這座浪漫都城開始了長達世紀的不懈之緣。時至今日,巴黎的城市風光與建築風貌幾乎令每一位到訪者為之傾倒,而來自法國第二帝國時期的Georges Eugène Haussmann男爵是當時背後的幕後功臣,他為主持的市政規劃工程供給了高瞻遠矚的遠大目光,福澤今天的巴黎。以這段傳奇史實為靈感啟迪,江詩丹頓全新推出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Malte鏤雕陀飛輪 –  Tribute  to Haussmannian style腕錶,搭載品牌自製2790 SQ鏤雕超薄手動上鏈機芯,配備陀飛輪調節裝置,並具備日期和動力儲存顯示。



致意先驅人物,江詩丹頓與歐洲文化的和諧共鳴


歐洲為江詩丹頓帶來了豐饒的機遇,亦見證了品牌崛起的傳奇歷程。品牌創始人Jean-Marc Vacheron先生出身於織造世家,隨後跟隨全家遷居到日內瓦,於1755年在自己的工作間正式創辦了製錶工坊,這也標誌著江詩丹頓品牌跨越世紀長河的不朽詩篇由此翻開了最初的篇章。隨著後輩們繼任掌管公司後,得益於熱那亞、利沃諾等主要港口往來密切的對外海洋貿易,法國和意大利隨即成為品牌事業版圖中躍居首位的兩大出口市場,江詩丹頓向外探索,志在星辰大海的巡旅之心早在這時便鐫刻進了品牌基因。19世紀初,Jacques-Barthélémi Vacheron和François Constantin先生於1819年正式建立合作,從此開始,品牌業務的拓展順理成章,一步步叩開了歐洲主要市場的大門。及至1850年,旗下時計產品已遍銷歐洲,聲名遠揚。


江詩丹頓版圖擴張、探索四海的征程背後,François Constantin先生功不可沒,他是航船的艦長,指引著品牌在浩瀚歷史中駛向未來。而巴黎,則在冥冥中召喚著他頻繁光顧此地。獨具商業眼光的他,很早就預見了時計與珠寶精妙融合的可能性,深諳歐洲尊貴客戶們的品味和興趣所在,於是從1820年代早期開始,他在巴黎不斷探尋適合這一目標的珠寶材料。正是在這段時期,其珠寶供應商Watin因緣際會成為了品牌在巴黎的代理商。幾十年後,他與法國珠寶商Ferdinand Verger於1880年在巴黎偶遇,這次邂逅促成了一段相當穩定長久的合作關係,並經由時間證明,創下了品牌歷史中的矚目成績。這段值得銘念的時間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江詩丹頓和巴黎之間達成了關於歷史的共鳴。也是這段時期,「光之城」巴黎在奥斯曼男爵(Georges Eugène Haussmann)的主導下,剛剛經歷了大規模的城市擴建,於巴黎建史中同樣創下了矚目成績。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以「Récits de Voyages」為主題創作的獨一無二臻品傑作Malte鏤雕陀飛輪– Tribute to Haussmannian style腕錶,正是對這一恢弘工程以及時代先驅人物獨到而虔誠的致意。



Haussmann氣派設計腕錶錶殼,詮釋手工雕刻的至高美感

至高規格的頂尖製錶工藝,才能表達江詩丹頓對這位先驅人物及其時代壯舉的虔誠敬意,而構造精密,非凡複雜,富有立體美感的時計傑作是將Haussmann氣派靈感形象化的不二之選。


整個機芯和錶殼均經由技藝嫺熟的雕刻大師悉心雕琢。其中,錶殼的雕飾靈感源自奥斯曼男爵城建築規劃中樓宇外觀上的藝術化細節,機芯各部件上的裝飾圖案則傳神再現了埃菲爾鐵塔的金屬結構。當時的巴黎風貌被凝縮於方寸時計,極致工藝匹配非凡創意,帶來的是無與倫比的觀賞體驗。


如此,整個雕刻過程極為精細,需歷經150個小時方能完成巧奪天工的呈現。酒桶般腕錶形狀於不經意間流露出巴黎式優雅的卓絕品味,錶殼中層流暢而和諧的曲線盡顯時尚風韻。江詩丹頓於1912年首度推出酒桶形錶殼,別具一格的矚目設計自此成為品牌製錶傳承中不可多得的藝術瑰寶。一個世紀後,Malte系列經過美學重塑再度問世,酒桶形外觀亦隨之成為其標誌性特徵。當時製錶界大多仍遵循經典的圓形設計規範,江詩丹頓則憑藉自由不拘的創想成為業內獨樹一幟的創意先驅。如今,品牌再度以一枚飽含匠心的新作,重釋這一美學精神。

新款腕錶的18K   5N粉紅金錶殼通體覆以精心雕飾。錶圈和錶背均點綴精緻的圓形粒紋,並飾以圓模雕紋,正面呈圓弧形,背面為鏤空設計;錶耳則裝飾內凹式圓模雕紋。錶殼中層突出了腕錶的纖薄外形,裝入超薄機芯後整枚錶厚度僅12.7毫米,同時,更以精美圖案絕佳展現了非凡的藝術造詣,而靈感正是源自奥斯曼男爵於城建規劃中的前瞻構想。他在提倡巴黎城市面貌標準化的同時,亦鼓勵對建築進行美化裝飾。在這一倡議之下,歷來為歐洲文化所青睞的雄獅形象由此遍佈巴黎的街頭巷尾,現身於紀念碑、建築外牆、門環乃至公園雕塑,隨處可見。


腕錶的錶殼中層以浮凸雕刻工藝栩栩刻畫出雄獅的威嚴氣勢,四周環繞浮雕飾帶。逼真而非凡的藝術姿態來自能工巧匠們極致細心的嫺熟操作,雕刻大師先用專門的劃線器勾勒出圖案輪廓,再用雕刀小心翼翼地剔除其周邊的金屬材質,從而營造出立體浮凸的效果。這需要細緻而精準地把握每次下刀的深度,其中雄獅圖案厚度為0.4毫米,四周飾帶僅0.2毫米,而在這之後還需要進行拋光打磨處理。整個操作必須極為精細謹慎,才能使金屬表面的細膩光澤,與浮雕圖案中通過細微切口或線雕技法呈現的陰影質感構成和諧的視覺效果。最後,雕刻大師還需直接對圖案背景一點點地進行微細手工雕花,以突顯出微妙的明暗對比,令裝飾圖案更富有光澤感。



2790 SQ超薄機芯,採用整體鏤雕和手工雕刻的卓越傑作

在腕錶內部,工匠大師巧妙克服了2790 SQ機芯的超薄構造為雕刻工藝所帶來的挑戰,同時施予一絲不苟的精心裝飾和打磨。此款手動上鏈機芯的厚度僅6.1毫米,考慮到機芯造型呈非常規的酒桶形,且配備陀飛輪調節裝置,能實現如此纖薄,堪稱技術壯舉。2790 SQ機芯問世於2014年,由246個部件構成,具備時、分及陀飛輪小秒針顯示,以及日期和動力儲存顯示。機芯採用整體鏤雕,營造出極具建築美感的立體效果,並經過特別設計,使陀飛輪調節裝置得以清晰觀賞。擺輪振動頻率為2.5赫茲,每小時振動18,000次,平緩的節奏令人得以從容地欣賞陀飛輪曼妙的機械之舞。此外,時針軸略微上移,為陀飛輪框架保留出更多空間,其造型靈感源自1880年以來便作為品牌標識的馬耳他十字圖案。


完成機芯鏤雕後,雕刻大師還需對各部件進行進一步打磨,包括固定部件、主機板和板橋,使其表面更富層次感,從不同角度充分反射光線。


最終,機芯呈現出通透輕薄的整體姿態,帶來極致輕盈優雅的觀賞體驗。凡雕刻刀能觸及之處(包括不足45度的內角),工匠大師均予以悉心雕琢,盡顯其技藝之複雜精妙。


整個機芯無任何直角,呈現流暢的酒桶形線條,在精美錶殼的襯托下,將鐘錶機械魅力展露無遺。延續江詩丹頓在超薄機芯領域的深厚傳承,2790 SQ機芯凝聚品牌高超的機芯製作技藝,亦飽含美學匠心,堪稱藝術傑作。


全新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Malte鏤雕陀飛輪 – Tribute to Haussmannian style腕錶經日內瓦印記認證。這一享負盛譽的標誌,是卓著工藝、精準性能和高級鐘錶裝飾傳統的代名詞。腕錶配備深棕色鱷魚皮錶帶,搭配同樣經過悉心手工雕飾的折疊式錶扣,於所有細節處一絲不苟,傳神呼應奥斯曼男爵對巴黎風貌的完美主義願景 —「通透、協調、精美」。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Récits de Voyages」主題作品


自創辦以來,江詩丹頓始終致力於傳承和發揚日內瓦高級製錶技藝,同時亦懷抱放眼世界的開闊視野。品牌創始人之孫Jacques-Barthélémi Vacheron先生(1787至1864年)率先將業務拓展至法國和意大利,他的合作夥伴François Constantin先生(1788至1854年)在接管品牌商業事務後預見了品牌未來蓬勃的生命力,秉承著永不停步的旅行精神,在中歐、南美、北歐和亞洲各地建立了廣泛的業務聯繫。同時,品牌的足跡亦延伸至美國、中國內地及香港、巴西、古巴等。他們的執著和熱情為江詩丹頓開拓了全球視野,奠定了其日後發展成為國際級製錶公司的理念基石。


歐洲當時正值經歷拿破崙戰爭和維也納會議後的重大變局,從François Constantin先生當時的往來書信中,可清晰窺見江詩丹頓在變革期的歐洲積極拓展其活躍身影。此後,品牌商業版圖日益擴大,聲名愈加遠揚,並不斷開拓全新市場。自此,不斷強化了將旅行精神書寫進江詩丹頓的核心價值與理念中,亦貫穿於品牌近270年來汲汲不倦的人文探索之中。追隨品牌奠基者們的腳步,江詩丹頓全新推出「Récits  de  Voyages」系列主題時計作品,生動呈現出品牌以精妙工藝和機械藝術,探尋寰宇奧妙的壯闊製錶征程。



綜述

江詩丹頓推出全新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Récits de Voyages」主題時計,彰顯品牌放眼世界的開拓精神。其中,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Malte馬耳他鏤雕陀飛輪 – Tribute to Haussmannian style腕錶上令人驚豔的藝術靈感,源自19世紀晚期奥斯曼男爵主持下的巴黎城建規劃,這項規模宏大的市政建設專案奠定了如今以優美風貌聞名於世的巴黎城市風貌。此款獨一無二臻品時計傑作經由日內瓦印記認證,採用18K 5N粉紅金酒桶形錶殼, 搭載品牌自製2790 SQ超薄機芯,配備陀飛輪,並具備日期和動力儲存顯示。錶殼和機芯均整體予以精心雕飾。錶圈、錶背以及錶耳飾以圓模雕紋,錶殼中層鐫刻栩栩如生的獅頭雕像和飾帶圖案。機芯採用整體鏤雕,主夾板和板橋上的裝飾圖案令人聯想到埃菲爾鐵塔的金屬結構。此款腕錶以獨具匠心的手工裝飾,盡顯精湛技藝內涵。



與江詩丹頓產品行銷及創新總監Sandrine Donguy女士對談

能否介紹一下此次全新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Récits de Voyages」主題作品中,巴黎的象徵意義?

此次的創作初衷是以時計傑作致敬江詩丹頓放眼世界的開闊視野,展現品牌自創立初期以來積極開拓新市場的不懈追求,「Récits de Voyages」恰好體現了這一主旨。更妙的是,品牌歷史檔案中迄今仍保留著Jacques-Barthélémi Vacheron 和François Constantin先生自1819年合作開始,多年間包羅萬象的書信往來,其中除業務內容外,更為大量的像是旅行日記。在此啟發下,我們展開了一場對於江詩丹頓環球征程的追尋之旅,以品牌的本土市場 — 歐洲為起點,隨後延伸至美洲、亞洲和中東地區。巴黎是最早吸引江詩丹頓開拓目光的城市之一,這裡不僅擁有龐大的客戶群體,更有各行各業專業的合作夥伴,以便品牌拓展事業版圖。早在江詩丹頓創立之初的1750年代,許多偉大的製錶師便紛紛造訪巴黎。對江詩丹頓而言,法國是品牌製錶事業版圖中的重要一環,一如意大利。


為何選擇打造一枚Malte系列風格的腕錶?

選擇Malte系列腕錶風格的首要原因在於當時在1912年,江詩丹頓首次推出酒桶形錶殼設計,一舉打破了當時懷錶乃至首批腕錶的圓形造型規範,此舉恰如奥斯曼男爵當年果斷顛覆既有建築理念、推行現代城市規劃的壯舉。這一規模龐大的市政建設專案奠定了世人眼中如今的巴黎風貌,我們希望打造一枚時計來向他致敬。腕錶的酒桶形外觀與他主持的大規模城建項目具有相同顛覆性的歷史意義,整體鏤雕設計自帶莊重的儀式感,呼應當時巴黎優雅建築的同時,也體現了江詩丹頓對這一先驅人物及其時代壯舉的崇高敬意。品牌雕刻大師則以非凡技藝,將2790 SQ機芯的精妙內涵悉數呈現。線條圓潤流暢的機芯構造,堪稱手工雕刻技藝的優質典範。


為何在錶殼上雕刻雄獅?

置身巴黎,你會發現雄獅形象遍佈全城。從廣場、公園到街邊花園,隨處可見雄獅雕塑,其中,當費爾·羅什羅廣場(Place Denfert-Rochereau)的貝爾福雄獅(Belfort Lion)銅像尤為著名。此外,宅邸大門、外牆、街燈柱、陽台、公共建築的門框乃至陵墓石碑等到處都有雄獅元素作為裝飾。獅子於歐洲是力量和王權的象徵,多以銅像或石像雕塑呈現,生動刻畫出鬃毛濃密的威嚴形象。當時奥斯曼男爵提倡巴黎主幹道建築立面採用標準化設計,同時明確鼓勵對建築進行美化裝飾。這使得包括巴黎在內的歐洲各大城市中,本已備受推崇的雄獅元素更加蔚然成風。因此,這次致敬奥斯曼男爵之作自然不能忽視這一「叢林之王」。雄獅形象此前已出現在江詩丹頓時計作品之中,比如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致敬Johannes Vermeer的吊環上以圓雕工藝雕飾著一對昂首咆哮的雄獅。如今,在這枚通體經由品牌雕刻大師悉心雕琢的全新時計傑作中,雄獅再現其顯赫英姿。



Source: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


 

上一篇文章


如欲查詢更多資訊,可到 CONTACT 聯絡我們。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